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高級搜索

走在大路上·細節 1977年的大學招生為何推遲?

時間:2019-09-20

  9月19日晚播出的《我們走在大路上》第八集《偉大轉折》,講述了1977年我國正式恢復高考的故事。對于很多人而言,那一年的冬天是火熱的,關閉10余年之久的高考大門重新打開,數百萬名出身不同、年齡懸殊、身份迥異的考生涌進考場。

  1966年,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爆發,高等學校招生考試被廢除,各大學停止招生。1970年,為落實毛澤東“大學還是要辦的”及“要從有實踐經驗的工人農民中間選拔學生,到學校學幾年以后,又回到生產實踐中去”的指示,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部分高校開始招收工農兵學員。1970年至1976年,按照“自愿報考,群眾推薦,領導批準,學校復審”的原則,全國招收工農兵學員共七屆94萬人。但由于廢除了招生考試,學員的文化程度差別很大。

  教育改革怎么搞,大學怎么辦?成為當時全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

  1977年8月4日,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在人民大會堂召開,來自科學院系統和高等院校的33位專家學者參加。8月4日至8日,鄧小平自始至終都親自主持座談會。

  會上,當清華大學黨委負責人談到清華大學的新生文化素質太差,許多學生只有小學水平,還得補習中學課程時,鄧小平插話說:那就干脆叫“清華中學”、“清華小學”,還叫什么大學!

  當時最年輕的會議代表,武漢大學化學系副教授查全性在筆記本上寫了一個發言提綱,激動地說:“當前新生質量沒有保證,部分原因是中小學教育質量不高,而主要矛盾還是招生制度。不是沒有合格的人才可以招收,而是現行制度招不到合格的人才。如果我們改進招生制度,每年從600多萬高中畢業生和知青、青年工人中招收20多萬合格的學生是完全可能的。現行招生制度的弊端首先是埋沒人才,一些熱愛科學、有前途的青年選不上來,一些不想讀書、文化程度又不高的人占了招生名額。”

  查全性的發言引起與會者強烈共鳴。在座的老教授和專家們一致建議改革現行高校招生制度,并強烈呼吁立即恢復高考制度。

  但在此之前,教育部6月在太原召開的全國高等學校招生工作會議上,已經決定繼續推行“文革”后期確定的“自愿報名、群眾推薦、領導批準、學校復審”的招生辦法,并剛剛將方案上報中央。各地正按照會議精神,準備高等學校招生工作。

  鄧小平問參加座談會的教育部部長劉西堯:今年是不是來不及了?劉西堯說,假如推遲開學,還來得及。鄧小平又問,(招生會的)報告送出去沒有?劉西堯回答剛送出去。鄧小平聽后當即要求教育部把報送中央的報告追回來,并斬釘截鐵地說:既然今年還有時間,那就堅決改嘛!把原來寫的報告收回來,根據大家的意見重寫。今年就要下決心恢復從高中畢業生中直接招考學生,不要再搞群眾推薦。會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1977年10月12日,國務院批轉教育部《關于一九七七年高等學校招生工作的意見》,規定凡是工人、農民、上山下鄉和回鄉知識青年、復員軍人、干部和應屆畢業生,符合條件均可報考。招生辦法是自愿報名,統一考試,地市初選,學校錄取。統一考試由省級命題,考試在冬季進行,新生春季入學。

  一個通過公平競爭改變自己命運的時代就此到來。

  從復習備考到正式考試,全國掀起了一場學習科學文化知識的熱潮。新華書店的一名老員工回憶,當時,一套《數理化自學叢書》的復習資料剛面世,就引發了全家出動連夜排隊搶購的壯觀場面,印刷廠日夜趕印,但仍供不應求。“有的人拿著小板凳,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大家都是半夜里來排隊的。”

  由于資源嚴重短缺,如何解決高考試卷紙張,成了當時教育部的一大難題。最后鄧小平當機立斷,決定臨時調用原本用于印刷《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紙張,先行印刷高考試卷。

  恢復高考后的冬夏兩季,全國共有1160萬人參加考試。不少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師生、夫妻攜手同進一個考場,同擠“獨木橋”。40.1萬多名考生最終走進大學校園,錄取比例為29∶1。

  “如果沒有77年、78年高考,那我可能會像我表哥一樣,在建筑工地搬磚。”1978年,從部隊復員僅僅兩個月后,劉震云參加了高考,并以河南文科狀元的身份,進入北大中文系。

  同樣在1978年,北京電影學院到西安進行全國恢復高考后的首次招生。得知消息,張藝謀帶著自己的攝影作品跑到考場。彼時,他正在陜西農村插隊,和農民一起下地干了三年,后來被招到咸陽棉紡織廠當搬運工,一干又是七年。后來,張藝謀如愿考上北影,從此開始了自己的藝術人生。

  高考的恢復,不僅是這些“追夢人”個體命運的拐點,更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拐點。從此,知識被重新賦予了足夠的尊嚴與價值,公平競爭、擇優錄取的意識成為中國社會的普遍信念,國家發展匯聚起強大能量。(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郭興 整理)

现在有哪些黑彩好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