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高級搜索

求真求確 妙手仁心
——北京兒童醫院泌尿外科黃澄如教授師德醫風傳承故事

時間:2018-03-21

  2018118日上午,北京兒童醫院泌尿外科病房門口,里三層外三層地圍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患兒家長,他們正焦急地等待著自己孩子的會診結果。病房里,二三十個醫生正圍著一位頭發花白、微微駝背的老大夫一起討論病例,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論著。這是泌尿外科每周一次的科室大查房,專門為討論住院或門診的疑難病例而設立。每個周四,這里都是相同的場景。在家長眼里,被主任們圍在中心的老者也許只是位德高望重的專家。然而他們不知道,眼前這位慈祥和藹的老人,就是我國小兒泌尿外科專業赫赫有名的領軍人物黃澄如。


黃澄如(左)和孫寧一起探討病情

  黃澄如和她的小患者之間的年齡相差了將近一個世紀。她是國內最早的小兒泌尿外科專業組創建者、北京兒童醫院泌尿外科創建人。60多年來,在她的帶領下,北京兒童醫院泌尿外科已成為全國最大、技術實力最強的小兒泌尿外科專業組,帶出了孫寧、張濰平等一大批專業領軍人物,國內一半以上的小兒泌尿外科專業組都是在北京兒童醫院泌尿外科進修學習后回當地組建成立的。其實,黃澄如的影響不只是在專業上,其師德醫風更是影響了一代又一代醫護工作者。

  苛嚴求真

  如今,92歲的黃澄如仍然每周出門診。她87歲以后不再親自操刀,卻堅持上手術。她說,不接觸病人,不上手術,查房時就沒有發言權。

  黃澄如生活中平易近人,愛開玩笑,但在工作中絕對是一絲不茍,查房是出了名的嚴厲。說起黃澄如的認真嚴格,泌尿外科醫生王冠男說,她總是親自把所有患兒巡視一遍,根據患兒病情,對管床醫生進行提問,一個問題有時從管床的年輕醫生一直問到主治醫、主任醫,甚至一直到70多歲返聘的老教授。

  黃澄如提問不留情面。現任病區主任張濰平是黃教授的得意門生,他印象里,老師雖然慈祥可親,但對工作卻格外嚴格。張濰平說:“黃頭兒很嚴厲,批評的話讓人臊得回去不認真看書都不行,我們泌尿外科的人都怕她。”為了查房時不丟人,年輕醫生在查房前都會“惡補”文獻,一來二去,泌尿專業的醫生養成了愛看文獻的習慣,輪轉的年輕醫生也都感慨在泌尿專業收獲最大。

  王冠男說,黃頭兒總是教導年輕人,白天跟著老師做手術,晚上回家一定要看書,對照白天所見,不斷總結,日積月累,手術技巧自然提升。在臨床工作中要不斷總結經驗,及時寫成文章,這是提高自己理論知識的重要環節,可以“逼著”自己閱讀文獻,進一步深入理解、掌握疾病。黃澄如以第一作者在國內外醫學雜志發表學術論文90余篇,小兒泌尿外科多數病種的首次報道均出自她手。她提倡寫文章,但反對為了寫而寫,她經常教導學生要寫對臨床有指導意義的文章,寫文章過程中絕對不能弄虛作假,要實事求是。時至今日,為了緊跟時代步伐,黃澄如仍然會到圖書館查閱文獻,到病理科、放射科閱片,到病案室查閱病歷隨訪記錄。

  俗話說:嚴師出高徒。正是在這樣的學習氛圍下成長,孫寧、張濰平等人對醫學的敬畏也由此激發,無論學術還是行醫,始終堅持實事求是,一是一、二是二,容不得半分摻假。

  敢于擔當方可克難

  曾任泌尿外科大病區主任的孫寧一直將黃澄如視作自己行醫之路的指路人。老師的擔當精神對他影響尤深,用他的話說:“老師身材瘦小,卻能肩負千鈞。”

  19973月,北京兒童醫院泌尿外科收治了一名一歲多的小患者鵬鵬。鵬鵬患有雙側母細胞瘤,入院時腹圍已經達到了65厘米。一個月的化療,腫瘤不減反增,長至71厘米,就像一個足球扣在他身上。腫瘤壓迫,鵬鵬陸續出現了呼吸困難、心跳驟停等狀況。雖然一次次地被搶救回來,但是科里的醫生,包括孫寧,都覺得孩子沒有進一步救治的希望了。

  然而,黃澄如卻作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決定,為孩子進行手術治療。因為當時條件所限,鵬鵬這樣的病情,手術安全完全無法保證。面對激烈的反對,黃澄如說,“誰都知道風險大、難做,但病人不放棄,我就不放棄!”

  手術比預想的還要復雜,來來回回做了多次。第一次手術,黃澄如為鵬鵬取出了1.7公斤腫物;第二次手術取出了2公斤腫物,當時鵬鵬的體重才只有11公斤……終于,黃澄如的堅持讓鵬鵬重獲新生。直至今日,黃澄如每逢過年都會收到鵬鵬寄來的明信片,那張小小的卡片承載了19年來鵬鵬一家人對這位精誠大醫的感激與敬重。

  “因為有了這個孩子的成功經驗,給了我們很強的自信心。再有這樣的病例我們都接,我們是心里有底都不怕。”張濰平說。回憶起這次經歷,孫寧依舊覺得很震撼,“黃大夫這件事情很教育我!所以再大的風險、再難的手術,只要家長還抱有希望,愿意爭取,我就一定會爭取。”

  科室里有個3歲的小女孩,右側腎臟患有惡性腫瘤。來到兒童醫院就診的前一年,曾在當地一家醫院接受過手術治療,但因為腫瘤太大,手術只取出了部分組織。一年后,孩子腹部的包塊明顯增大,呼吸費力,家長抱著最后一絲希望找到了孫寧。

  面對在體內生長了一年多的巨大惡性腫瘤,孫寧當時也沒有把握。他的學生都勸他別冒險。孫寧是國內小兒泌尿外科權威,業內公認的第一把刀。但他絲毫沒有顧及手術失敗可能會對自己聲譽產生的影響,他說:“只要病人有一線希望,咱們就要為孩子去爭取。”孫寧和同事制定了周密的手術方案,經過6小時的手術,成功將重達2.8公斤、占孩子體重四分之一的腫瘤完整切除。出院時,孩子的父母眼含熱淚對孫寧深深地鞠了一躬。

  “疑難病人不許推。小兒泌尿外科的病人,到了北京兒童醫院,不能讓他再轉走了!”黃澄如擲地有聲的話語,嵌進了孫寧、張濰平等一代代泌尿外科醫生的心里。憑著這份執念,他們勇擔風險、攻堅克難,經過多年的經驗積累,北京兒童醫院泌尿外科疾病診治達到國內領先、國際先進水平。

  一言一行總關情

  說起自己的恩師,孫寧坦言,平日從老人平靜的語氣、和藹的神態里看不到一絲波瀾,但老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又讓人覺著極具分量。

  92歲的黃澄如面帶慈祥,見到患兒家長總是笑瞇瞇的。考慮到黃教授的年齡,科里只為她安排了7個特需號。可老人心疼孩子,面對蜂擁而至的家長,老人總是有求必應。分診臺的工作人員心疼地勸她要注意身體,別再加號了。老人緩緩地說:“沒辦法,都是那么老遠來的,不容易。”

  家長千里迢迢半夜排隊,只為聽黃奶奶最后的“宣判”。“沒事!”這是家長聽到的最踏實的一句話。可有些家長還是不放心,黃澄如便耐心解釋,直到家長揪著的心徹底放下。

  包皮粘連是泌尿外科的常見小病,卻是患兒家長的心病。相對于兩三千元手術費的包皮環切,黃澄如有一招最原始、最安全有效的徒手治療方法。她憑借嫻熟的技巧,不到十分鐘就能把家長的心病了了,用藥也是想不到的便宜——一支紅霉素眼藥膏。

  有時一上午的特需門診,這樣的病歷占到90%以上,黃澄如笑稱自己都成了分包皮粘連的專家了。一上午處理二三十個孩子,對許多醫生來說不算什么,但對于已過鮐背之年的黃澄如來說并不輕松。試想一位推窗都覺吃力的老人,一上午要起身二三十次,在檢查床旁保持彎弓曲背的姿勢,安撫哭鬧的孩子……是何等的不容易!而且,對于依然堅持一筆一畫書寫患兒病歷的黃澄如來講,這天的午飯肯定是吃不上了。

  在學生眼中,黃澄如不善言辭,但她樸實無華的一言一行,正是對醫者仁心的最好詮釋。在黃澄如潤物細無聲的影響下,“一切為了孩子”的信條被泌尿外科全體醫生奉為圭臬。

  小兒泌尿生殖畸形發病率非常高,尿道下裂更是常見病。治療非常困難,手術方法多達300余種。孫寧常對大家說:“每個疾病都有很多種治療辦法,但不是最貴、最先進的就最適合患者。對待疾病治療,能用簡單辦法就不要用復雜的,要盡量用最簡單的藥。”

  泌尿外科醫護人員的醫風醫德感動著無數患兒的家長。經常有家長把紅包塞到孫寧手里,都被他一一謝絕。還有的家長送來錦旗和牌匾,孫寧說:“不用送這些,一面錦旗兩三百塊錢,還不如把錢省下來給孩子買營養品,孩子痊愈就是對我們最大的獎賞。”

  面對記者,孫寧說:“不要過多地說我們,我們都是跟著黃頭兒的腳印一步步走過來的。”訪談臨近結束時,孫寧坦言還有一個故事不得不說。事情發生在恩師的老伴、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泌尿外科文斌教授的遺體告別儀式上。在儀式快結束時,北大醫院院方代表詢問黃澄如有什么要求。眾人都認為這是禮貌性的問候,沒想到黃老卻語出驚人:“我有一個要求。”正當眾人紛紛猜測老人會提什么要求時,黃澄如道出了這樣一個心愿:“我們兒童醫院有個醫生要到北大醫院去學習一下,希望你們能盡快安排。”這件事在孫寧的心里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烙印。他說,一句話足以讓人看清一名好醫生關注的是什么,放棄的是什么…… (文/李聰)        

现在有哪些黑彩好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